每日經濟新聞
公司

晉越集運app下載 > 公司 > 正文

短債超百億、大股東內部分歧、債券信用等級遭下調……昔日“渝派地產三強”協信遠創困局待解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3-04 18:08:11

◎曾與龍湖、金科齊名,並於2014年進入行業TOP50行列的協信遠創,如今卻跌出了行業百強榜。

◎近年來,在營業收入和利潤規模持續虧損與剛兑壓頂下,協信遠創不得不持續出售資產。

每經記者 陳利    每經編輯 魏文藝    

吳旭可能也沒想到,讓出第一大股東位置本是寄希望於CDL(新加坡城市發展集團)的入股能夠解決公司資金問題,然而尚不到一年時間,公司卻再陷資金難題。

日前,聯合資信發佈公告,將重慶協信遠創實業有限公司主體和“18協信01”“16協信03”“16協信05”“16協信06”“16協信08”信用等級下調至AA-,並將其列入可能下調信用等級的評級觀察名單。

至於下調原因,聯合資信在公告表示,2020年協信遠創銷售金額下滑、流動性緊張、短期債務兑付壓力大;因對公司投資事宜意見存在分歧,其間接第一大股東三名董事近期相繼辭職,可能影響未來發展及股東對公司的支持力度。

據統計,目前協信遠創存續債券5只,存續規模30.7億元,全部債券將於今年到期,集中兑付壓力巨大。對此,協信遠創方面相關負責人回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公司高度重視公司債券的到期兑付,正在籌措兑付資金,全力解決。

短債超百億元

作為協信控股旗下的地產平台,協信遠創曾與龍湖、金科齊名,共享“渝派地產三強”殊榮。2010年,協信遠創開始走出重慶大本營,全國化佈局,並於2014年成功突破百億銷售額,並進入行業TOP50行列。但此後幾年,協信遠創卻步入動盪期,2020年全口徑銷售金額僅180億元,同比下降15%,已跌出行業百強榜。

事實上,自2019年開始,協信遠創就屢次傳出資金鍊斷裂的消息,並計劃出售股權紓困,包括陽光城、金科、龍湖、恆大、融創等房企都曾是傳聞收購方,但最後卻均沒了下文。

協信遠創公告截圖

而在2020年3月,協信遠創公司債“18協信01”付息資金出現遲到一天到賬的情況。彼時,協信遠創方面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18協信01’本就以‘2+1’ 發售有相關條款規定,疊加疫情影響,導致兑付資金延遲。”受此影響,公司旗下的公司債“16協信03”“16協信05”“16協信06”和“16協信08”均停牌1天。

這也暴露出協信遠創日益突出的債務問題,直到2020年4月15日,協信遠創與CDL以視頻方式完成跨國簽約(詳見《每日經濟新聞》報道《一場跨國視頻簽約,協信最終敲定“金主”:CDL斥43.9億成第一大股東》),後者以44億元收購前者51.01%股份,取代創始人吳旭成為控股股東,吳旭的持股比例由60%降至29%,綠地集團持股比例降至19.99%。

這一收購價較CDL此前的收購計劃要低很多。據悉,在2019年時,CDL原計劃以總價55億元收購協信遠創24%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CDL顯然也是看好這個抄底機會,除上述收購外,CDL還獲得了看漲期權,有權在2022年以同樣的估值,再以7.7億元獲得協信遠創9%的實際權益。此舉可能使CDL的實際權益持股量增加至60.01%,並將獲得協信遠創的唯一控制權。

但在CDL入主的10個多月時間裏,協信遠創的債務問題並沒有得到有效解決。今年2月23日,協信遠創發佈公告稱,公司主體和“18協信01”“16協信03”“16協信05”“16協信06”和“16協信08”信用等級從2月8日開始從AA下調至AA-。

協信遠創同步披露了公司債務情況。初步統計,2020年協信遠創實現全口徑簽約銷售金額約180億元,同比下降約15%。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債務規模達373.63億元,其中短期債務達166.05億元,貨幣資金為26.21億元,流動性緊張。

然而從2021年3月開始,包括“18協信01”“16協信03”“16協信05”“16協信06”“16協信08”五隻總金額共30.3545億元的公司債將陸續進入到期日,剛兑壓力巨大。

持續出售資產

事實上,近年來,協信遠創營業收入和利潤規模在持續虧損與剛兑壓頂下,吳旭不得不持續選擇出售資產。2019年初,協信將重慶大竹林項目大部分股權賣給融創;2019年7月,協信湖州項目出售給廣東海倫堡;隨後,協信昆明小水井文旅項目曝出停工的消息;2020年1月,重慶龍興的協信哈羅國際60%股權易手陽光城。

而在最新的公告中協信遠創也稱,根據公司提供的償還債務資金籌措計劃,擬通過項目轉讓、推動銷售回款等方式籌措資金,但相關項目轉讓計劃尚無明確方案,項目轉讓進度存在不確定性,公司債務償還對股東支持依賴度高。

營業利潤對投資收益和公允價值變動收益依賴很高,2019年若扣除投資收益和公允價值變動收益,協信遠創營業利潤呈現持續虧損狀態。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影響下協信遠創營業收入腰斬,歸母淨利潤虧損12.89億元,同比大幅下滑728.04%。

協信遠創公告截圖

截至2020年二季末,協信遠創總資產為897.86億元,總負債722.32億元,淨資產175.54億元,資產負債率80.45%。從“三道紅線”來看,協信遠創剔除預收款項的資產負債率為66%,淨負債率191%,現金短債比為0.17,已踩中兩道紅線。

在協信遠創發佈該公告的同一天, CDL在其官網上也發佈了一則收購消息稱:公司與協信遠創、中國平安達成協議,CDL以8.5億元收購二者持有的深圳啓迪協信84.6%股權。

啓信寶顯示,目前,深圳啓迪協信由CDL全資子公司城灝(上海)投資有限公司持股84.62%,剩餘15.38%的股份則仍由協信遠創持有。

公開資料顯示,啓迪協信科技園位於中國深圳龍崗區,總佔地192739平方米,包含辦公室(約70%)、SOHO公寓(約20%)以及4887個停車場和零售/其他(約10%),共分四個階段進行開發。其中第一階段已完成,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目前正在建設中,預計將於2022年4月完成,第四階段(獨立辦公大樓)尚未開始建設。截至2020年12月31日,項目實現總銷售收入(包括預售)為72億元。

而這筆交易,也是CDL自1月4日成立特別工作小組以來的首個重大企業舉動,而這次收購將減少協信遠創的負債。而截至2020年10月,CDL對協信遠創的總投資仍為18億新元。此後,CDL未向協信遠創提供任何進一步的資金支持或公司擔保。

CDL執行主席郭令明也表示:“在執行這次資產收購時,城市發展特別工作小組正努力實行協信遠創的重組。我們的重點是在提高流動性的同時,限制公司在協信遠創投資的任何額外財務風險。”

大股東內部分歧

正是因為這筆收購,導致CDL內部出現了分歧。

據《中國經營報》,因是否出資協信問題,董事會內部郭益智和郭令柏叔侄相爭,以郭令柏為首的3名董事會成員相繼辭職。在辭職信中,郭令柏坦言,“與董事會和管理層就集團對協信的投資及其繼續向協信提供財務支持存在分歧”。

聯合資信也在評級報告中表示擔憂。“考慮到公司間接第一大股東城市發展有限公司三名董事近期相繼辭職,此前公司股東已對公司進行的管理與戰略調整,若股東內部對公司投資意見的分歧持續存在,可能影響公司未來發展及股東對公司的支持力度。”

協信遠創公告截圖

除了新任大股東內部紛爭外,協信遠創另一股東綠地控股也有退出之意。

2017年綠地控股通過股權轉讓及增資的方式,以51.63億元的交易對價最終持有協信遠創40%股權。CDL的入主,讓綠地控股持股比例降低至19.99%,從大股東變為第三大股東。2020年9月,綠地控股將協信遠創約5.33億股權出質,質權人為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今年1月,綠地控股與“協信系”就股權轉讓糾紛還產生了法律訴訟。

而在此前,協信控股還多次成為被執行人,啓信寶顯示,2020年11月,協信地產兩次成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總計近200萬元。其中一項是因設計費拖欠五年,該案訴訟方表示,“作為一家規模房企的集團公司,協信地產可查封凍結的賬户內現金資產不足150萬元,對此非常感到意外。”

此外,據重慶一業內知情人士表示,為緩解越來越緊張的資金壓力,協信內部正考慮進行裁員。

不過,協信遠創方面相關負責人回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公司沒有接到控股股東CDL有關股權變動的任何通知,具體情況請諮詢控股股東CDL。公司沒有主動裁員,目前管理團隊穩定,員工有流動屬於正常範疇。

(鎂刻地產原創,喜歡請關注微信號meikedichan)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協信 短債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