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晉越集運app下載 > 深度 > 正文

補高校短板,教育大省和“名校窪地”都急了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3-12 23:28:04

紛紛瞄準“雙一流”

每經記者 黃名揚    每經編輯 劉豔美

近段時間,不少地方官宣“十四五”將發力高校建設。

高教“窪地”山西發佈《關於推動高等教育“1331工程”提質增效的實施意見》,提出今後5年,要重點推動山西大學、太原理工大學、中北大學3所高校率先發展,綜合實力進入全國百強。

高校數量排名全國倒數的海南也表示,將加快推進幾個重點教育園區優質教育資源引進,累計引進國內外知名高校40所以上。

省內高校雲集的江蘇,也出台《江蘇高水平大學建設方案(2021-2025年)》,定下未來5年的具體目標:進入全國前列高水平大學達20所,其中省屬高校達到11所。

全國“兩會”期間,來自各地的代表、委員也紛紛就地方高教發展建言獻策。

“請教育部支持福建加快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建議進一步擴大‘雙一流’高校的建設規模,向新興區域中心城市統籌佈局”;“支持山西再增加1-2所高水平大學進入‘雙一流’建設高校序列中”……

據不完全統計,包括甘肅、福建、浙江、寧夏、山西、貴州、海南、河南等在內,至少有來自8個省份的代表或委員就此發聲。

2020年是首輪“雙一流”建設收官之年,這項備受矚目的計劃也將迎來動態調整。不久前,教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公開表示,2021年將啓動新一輪“雙一流”建設。

激烈競爭下,誰有望把握機遇乘勢而上?高校競逐,對未來的區域經濟格局又將產生怎樣的影響?

不止“東強西弱”

在很多人印象中,我國高校資源不均衡,更多體現在東西差距上。但有意思的是,這一次“急”的,並非都是甘肅、貴州、山西、河南等中西部地區,也有江蘇、浙江、福建等東部發達省份。

根據教育部數據,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國共有普通高等學校2740所(不含港澳台地區,下同)。分省份來看,高教資源分佈與劃分人口分佈的“胡煥庸線”暗合,西部地區整體排名靠後。

其中,有8個省份各擁有120所以上高校,處於“第一梯隊”。從高到低分別為江蘇、廣東、山東、河南、四川、湖北、湖南及河北,均位於“胡煥庸線”以東。

高校數量在60所及以下的,同樣也是8個省份。除天津和海南外,其他清一色分佈在“胡煥庸線”以西,包括新疆、內蒙古、甘肅、寧夏、青海和西藏。

進一步結合經濟總量,許多發達省份也存在高教資源“相對匱乏”的尷尬。按照2020年各省份GDP從高到低排列,經濟體量靠前、高校數量卻明顯偏少的,浙江和福建首當其衝。

為此,全國“兩會”期間,不乏代表、委員為當地發聲。

例如,全國政協委員、寧波大學物理科學與技術學院特聘院長崔田指出,一批新興的區域中心城市,包括深圳、寧波等,高等教育資源總量少、層次不高,全國高校佈局不夠合理。他建議,進一步擴大“雙一流”高校建設規模,向新興區域中心城市統籌佈局。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福州大學校長付賢智則表示,福建仍存在高等教育整體水平不高、高等教育佈局結構不優、高層次人才培養規模不足等問題。他建議“支持福建加快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舉辦1-2所新型研究型大學,補足高等教育佈局結構短板”。

全國政協委員、盼盼食品集團總裁蔡金釵乾脆直接擺出一組數據:福建本科院校數排在全國第17位、東部9省市第8位;國家級“雙一流”高校僅2所,排在全國第16位、東部9省市第8位……由此他認為,福建高等教育仍然比較薄弱,提出支持福建“雙一流”高校建設等建議。

弱省“補課”

高校與地方共生共榮,早已是共識。校地合作涉及科研成果轉化落地,推動產業發展;一批又一批高校畢業生,關乎人才留存;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關注的“校友經濟”,影響引資效果。

在這樣的背景下,高教資源本身就比較匱乏、經濟發展深受掣肘的省份,自然着急非常。山西就是一個典型。

圖片來源:太原理工大學官網

總量上看,在中部六省中,2020年GDP排序與高校數量排名完全一致。其中,山西經濟總量墊底,高校數量同樣排名倒數第一。更值得注意的是,山西也是六省中高校數量唯一低於100所的省份。

質量上看,在2020年“軟科中國大學排名”中,山西無一所大學進入百強;在首輪“雙一流”建設中,全國共137所大學上榜,山西僅有太原理工大學入選“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

在這樣的背景下,山西有多急,可想而知。實際上,更多的努力早已開始。

先給政策:早在2017年,山西就提出實施“1331工程”,統籌推進“雙一流”建設,促進山西高等教育振興崛起。

再給資金:有報道顯示,2017年山西安排近70億元政府債券資金,用於置換高校債務,支持高校發展和“1331工程”建設。這也是山西曆史上對高等教育的最大規模投入。過去幾年,山西幾所高校的經費收入都有較大增長。

還有人才:2017年從國內高水平大學選調8名優秀專業人才,掛職本省高校;2018年,時任北大校辦產業管理辦主任黃桂田從正處到正廳連升兩級,“空降”山西大學擔任校長;2020年,太原理工大學又從浙大挖來“網紅教授”鄭強擔任黨委書記……

除了山西,另一個格外積極的省份,要數位於西北的甘肅。

雖然有傳統強校蘭州大學,但除此之外,當地高校總數並不多。更緊迫的是,西北地區高校師資流失嚴重等問題此前就已引起不少關注;近期,西北人才不僅“東南飛”,更已開始“西南飛”的新趨勢,再度引發熱議。

為此,甘肅一方面在為增加大學數量努力——當地“十四五”規劃綱要已明確,支持中國科學院大學蘭州學院建設。

另一方面,提升當地高校質量的呼聲也不小。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甘肅省政協副主席尚勳武提出,“作為省屬院校的西北師範大學,由於甘肅自身經濟欠發達,所獲投資非常有限,建議國家把西北師範大學納入國家‘雙一流’建設。”

強省“攀峯”

相較而言,新一輪“雙一流”建設即將開啓,此前已經嚐到“甜頭”的省份,也期待着“錦上添花”。江蘇正是其中之一。

作為GDP常年排名全國第二的省份,江蘇高校資源也十分豐富。根據教育部最新統計數據,江蘇高校數量排名全國第一。

不僅“量大”,而且“質優”。目前,江蘇“雙一流”建設高校共15所,僅次於北京,比上海還多1所,是隔壁浙江的5倍。

即便如此,江蘇仍在謀求“更進一步”。

3月2日,《江蘇高水平大學建設方案(2021-2025年)》公佈,提出未來5年將啓動實施“高峯計劃”:到2025年,江蘇更多高校進入國家層面開展的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行列,進入全國前列的高水平大學達到20所,其中省屬高校達到11所,省屬高校中新增2-3個學科進入全國學科評估前10%。

目前,江蘇15所“雙一流”建設高校中,9所為部委屬高校,6所為省屬高校。要實現目標,意味着江蘇至少還需要扶持5所省屬高校進入“雙一流”建設行列。

這背後,一方面是着眼於在人才培養、科技創新上爭先進位,構建高等教育發展新優勢;而更深的考量,或許在於優化省內經濟均衡度。

一直以來,與廣東等省份相比,江蘇經濟強在均衡:領頭的蘇州GDP超2萬億,南京、無錫、南通3座城市GDP超1萬億,13個地級市全部躋身全國百強。但“相對不均衡”,一直困擾着江蘇的發展:4個“萬億俱樂部”城市,3個在長江以南;蘇北5市,4個經濟體量不及6000億元。

折射在高校資源上,據江蘇省教育廳官網數據,江蘇54所本科院校,有近30所都在南京;共10所部屬高校,南京佔了4/5。

為了補上省內經濟和高校“雙重窪地”的短板,當地“十四五”相關規劃文件中提出:優化教育佈局結構,爭取擴大高水平高校招生規模,讓更多江蘇學生享受到高等教育,“優先支持蘇中蘇北地區規劃設置高等院校”。

可以預見的是,“十四五”開局疊加新一輪“雙一流”建設,在高校資源的賽道上,一場激烈的競爭在所難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