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晉越集運app下載 > 深度 > 正文

為什麼蘇州人聽不得“機場”二字?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3-16 22:12:29

蘇州機場又雙叒“來了”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楊歡

“不要在蘇州人面前提機場,不要在泰州人面前提高鐵。”這個段子的前半句,在城叔昨天的評論區得到了佐證【晉越集運app下載】。

其實昨天的稿子講的是城市第二機場建設,通篇並未提及蘇州。但今早城叔翻看留言,發現評論區含蘇州“濃度超標”了。

機場是蘇州人的“意難平”,每年總有幾次“蘇州機場來了”的故事。在蘇州本地的市政論壇寒山聞鐘上,機場有關的話題已經成為城市規劃方面最熱的議題,最近一次出現在昨天。

這背後的原因,或許和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交通廳廳長陸永泉的建議相關。他建議,加快推進蘇州機場規劃建設,將蘇州機場納入《全國民用運輸機場佈局規劃》。

新一輪機場建設密集期正在逼近。就在昨天民航局新聞發佈會上,民航局發展計劃司副司長張清再次確認,將“穩步擴大機場覆蓋範圍,進一步完善國家綜合機場體系,有效支撐國家重大戰略實施”。

那麼,讓蘇州人心心念唸的蘇州機場,今年有戲嗎?

突破省級“天花板”

圖片來源:攝圖網

今年“兩會”時間,蘇州機場毫無意外再次成為熱議焦點,但與往年相比,聲量顯然有進一步增強。

蘇州“兩會”期間,當地“十四五”規劃綱要正式出爐。在2019年、2020年兩份“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開展規劃建設蘇州機場前期”和“加強蘇州機場前期規劃,爭取納入國家和省相關規劃”基礎上,進一步指出,將“規劃建設蘇州民用機場,融入共建最具活力的長三角機場羣”。

從“規劃”到“建設”,意味着機場可能將有實質性進展。

坊間流傳多年的機場選址進展,也得到來自官方的“蓋章”。不久前,常熟市人民政府官網“政民互動”頁面,有關“蘇州機場沙家浜選址是否還在推進?”的詢問被給予迴應,“蘇州市交通運輸局正在牽頭開展蘇州機場選址研究,據瞭解目前重點研究澱山湖選址方案。”在外界看來,這意味着蘇州機場將有更大可能性落户崑山。

圖片來源:常熟市人民政府官網(點擊圖片放大查看)

從蘇州內部來看,機場項目正在穩步推進當中,且有了更多可向外界透露的信息。但真正“卡脖子”的問題在於爭取更高層面的支持。

去年初,在蘇州召開的綜合交通體系規劃編制專題研究會上,時任蘇州市委書記藍紹敏就曾提出,《蘇州市綜合交通體系規劃(2035)》要圍繞共建長三角世界級機場羣等目標,對於蘇州機場建設,不僅要深化研究,更要進一步“加強對上爭取”。

江蘇省層面率先撕開了一道“口子”。在“加強蘇州機場規劃研究”被寫進江蘇《關於加快推進全省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建設的意見》一年後,去年5月,江蘇印發《交通強國江蘇方案》,將“加強蘇州機場規劃研究”列入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列入該方案的內容一經獲批,將可能獲得來自國家層面在“十四五”期間的建設支持。

業內人士透露,城市建設新機場,獲國務院報批為必經流程。蘇州也屢屢嘗試,以突破省級支持的“天花板”。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交通廳廳長陸永泉已連續兩年在“兩會”期間提及蘇州機場建設。他今年的建議是,將蘇州機場列入《全國民用運輸機場佈局規劃》,且在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建設下,由江蘇省、上海市協同組織推進蘇州機場的建設。

陸永泉稱,據民航專業單位預測,2035年上海都市圈(上海、蘇州、無錫、南通和嘉興等)航空潛在年需求總量約3.25億人次,僅靠上海兩場、無錫、南通、嘉興等現有和擬建機場無法完全滿足,仍將存在2000萬至5000萬人次的保障缺口。

為何屢屢“撞南牆”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不過,國家層面至今未對蘇州機場“敞開大門”。

去年7月,江蘇召開交通運輸半年工作座談會。據媒體報道,去年上半年,江蘇已“完成《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2021-2050年)》意見反饋”,且“爭取到蘇州機場等重大事項在國家規劃中體現”。若按此推進,蘇州機場將成功進入全國機場建設名單當中。

然而,在不久前發佈的《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中,並無蘇州機場的身影。是否能進入新一輪規劃,有待細則出台後再行確認。

更戲劇化的情形出現在《交通強國江蘇方案》中。

去年9月,國家交通部發布《關於江蘇省開展品質工程建設等交通強國建設試點工作的意見》,指出將原則同意方案涉及的11方面的內容。但在其公佈的《交通強國建設江蘇省試點任務要點》中,卻不見了“加強蘇州機場規劃研究”的內容。

在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政府官網公眾監督欄目下,有人就此詢問:“9月2日交通運輸部官網上有加快蘇州機場規劃建設,但是9月4日卻被刪除了,請問是怎麼回事?”名為“蘇州市交通運輸局”的回覆人迴應稱,“目前蘇州市正加快推進蘇州機場的規劃研究工作,積極爭取納入國家層面相關規劃”。

圖片來源: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政府官網(點擊圖片放大查看)

而今年1月,蘇州市政論壇寒山聞鐘上有網友在“開門納言”板塊發帖,希望“儘快落地蘇州機場的規劃和建設”。

名為“市交通運輸局便民服務員”的回覆人迴應稱,“近幾年,我市已先後向國家、省有關部門進行了對接彙報,並得到了指導與幫助。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努力,搶抓機遇,加強與國家有關部委的協調,力爭將蘇州機場納入國家層面的十四五規劃。”

根據日前公佈的國家“十四五”規劃,蘇州機場仍未納入其中。眼下,地方新機場建設還有一個重要國家規劃尚未發佈,就是由中國民用航空局、國家發改委、交通運輸部聯合印發的《中國民用航空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

蘇州屢屢“撞南牆”,一個原因可能來自周邊城市機場羣的加速完善。

在江蘇省13個地級市中,有10個已有自己的民航機場(揚泰機場為揚州、泰州共建)。在蘇州周邊,無錫、南通均有機場,上海更有2座機場。而根據現有規劃,南通還將進一步建設上海第三機場,待該機場投運後,將有5座機場環蘇州運營,由蘇州自身再建機場的需求大大減小。

江蘇省內機場分佈示意圖 圖片來源:新華日報

江蘇此前曾拿出由蘇州和無錫共同運營碩放機場的方案,並於2015年實現蘇南碩放機場二期擴建(續建)項目投運。

但當時,不少專家認為,不完善的配套設施大大限制了碩放機場在蘇州的輻射作用。除機場空域資源緊張外,機場集疏運體系存在諸多短板,如軌道交通空白,機場周邊路網客貨混雜、快慢不分,出租車不能跨市運營,等等。

東邊不亮西邊亮,一系列在碩放機場懸而未決的問題,正在上海、南通兩個機場的運營中得到解決。

去年,滬蘇通大橋通車,高鐵線路的推進下,蘇州到南通的通行時間大幅縮減至1小時以內。而在南通“八龍過江”的暢想下,蘇州到上海與南通的時空距離均將大大縮短,上海與南通的機場將可能對蘇州發揮更大的輻射作用。

等待期也是機遇期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瓶頸仍存的情況下,蘇州機場是否有可能主動出擊?

若嚴格來説,蘇州機場的建設已走在了審批之前。在蘇州交通運輸局的迴應中,按照國家對新建民用運輸機場項目明確的基本建設程序要求,需在列入《全國民用運輸機場佈局規劃》的前提下,才能開展選址、預可研、可研、總規、初步設計等項目前期工作。但根據現有報道,蘇州機場尚在爭取“入列”,選址工作已先行推進。

放在全國範圍內來看,機場“未批先建”已有先例。以環評為例,2012年,環保部華北督查中心曾公佈一組數據:在當時華北地區已投用的24個民用機場中,通過環保驗收的僅為12個,僅佔50%。

“未批先建”被“轉正”的亦有之。最出名的大連金州灣機場,儘管曾被曝光在尚無填海手續、甚至立項未被獲批的情況下就開啓填海工程,機場建設也一度被叫停,但在“十四五”規劃綱要中,其已成為被納入的3個新機場建設項目之一。

有評論指出,“各地敢於鋌而走險、開山填海搶建機場,抱持的無非是一種‘霸王硬上弓’的心態,不管有沒有違法違規,只要開工動土,因為投資巨大,監管部門除了罰款,也很難有其他的辦法;哪怕項目確實對環境造成破壞,也已無法恢復原狀,只能接受既成事實。”

但城市也可能因此付出巨大代價。在一些地區,因違規而“爛尾”數十年的機場,不僅造成巨大的資源浪費,還讓政府背上沉重的負擔。

對於蘇州而言,等待期也是機遇期,在機場密集的長三角,更需要充分論證,並做好前期規劃,以保障機場落地後的運行。

比如,在上海兩座機場的影響下,臨近的蘇州空域資源趨於緊張,機場修建後能否真正發揮最大效用?在南通等新機場已被提上建設議程,蘇州機場能否做好差異化、協同發展?是否能避免惡性競爭,共同推進長三角機場羣的健康發展?

正如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祕書長陳耀所説,蘇州想要建機場,不能只從蘇州的利弊去考慮,一定要超越市域、省域思維,以長三角區域發展大格局來審慎規劃。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蘇州 機場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